1. <rt id="no2zt"><optgroup id="no2zt"></optgroup></rt>
        <tt id="no2zt"><form id="no2zt"><samp id="no2zt"></samp></form></tt>
        <strong id="no2zt"><li id="no2zt"></li></strong>
          <tt id="no2zt"><noscript id="no2zt"></noscript></tt>
        1. <rt id="no2zt"></rt>

        2. “哭墻”再度延長

          發布者:胡萬松發布時間:2018-12-12瀏覽次數:11

          “哭墻”再度延長

          昨天上午,凜冽的寒風夾雜著細雨,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庭祭告活動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遇難者名單墻前舉行,90歲高齡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夏淑琴為遇難家人的名字描紅。名單墻也被稱為哭墻,昨天,哭墻的名單上新增26人。截至目前,哭墻上已刻有10664名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的名字。

          小孩子失去母親是最大的悲哀,我母親就是被日本兵殺害了。還有我的外公、外婆、妹妹以及兩個小舅舅,都在那場浩劫中遇難,一想到這些,我就痛不欲生……”家祭活動現場,85歲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路洪才老人哭訴著對親人的思念。南京大屠殺期間,他一家九口人分散在兩處躲避,結果他和父親、大舅舅躲過一劫,外祖父母、母親、小妹等6人被日軍殘忍殺害。

          寒風中,夏淑琴老人伸出布滿皺紋的手,顫巍巍地為父親、母親、外祖父、外祖母、妹妹、兩個姐姐的名字描紅。在19371213日,夏淑琴一下子失去了7位親人,自己也被刺刀刺傷。

          夏淑琴為家人的名字描了又描,邊描邊說:外公外婆、爸爸媽媽、姐姐和小妹,請安息吧!希望你們那里的冬天少一點寒冷!她說自己雖然不認識字,但家人名字的一筆一畫都記得。她一再重復,雖然年紀大了身體不如以前,但只要身體允許就一定要來參加祭奠,她希望世界和平,悲劇永不發生。

          家祭活動現場,哭墻又新增了26位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的名字。佘培庚是今年新增的遇難者之一,他的兒子、年近九旬的佘文彬來到現場祭奠。佘文彬告訴記者,1937年他7歲,親眼看到父親被日本人抓走,就再也沒有回來,我當時很小不知道怎么回事。后來不到一個月,有一個被抓的街坊逃回來了,說我父親被推到江里去了。

          佘文彬一邊指著新刻的父親的名字,一邊掏出一張父親的老照片說:以前我想父親了,就看看照片,照片都發黃了。以后鐫刻在這里的名字就是我新的寄托,我會盡量來看看,看了就放心了。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介紹,遇難者名單搜集是南京大屠殺歷史研究的重要課題,由于年代久遠、戰亂等多重原因,這項工作較為困難。1995年初剛設立哭墻時,刻有姓名3000個,經過多次增刻之后,目前哭墻上共刻有10664名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的名字。據悉,這些名單是通過歷史比對、口述調查、史料研究等多種方式得出來的,這項工作會長期堅持下去。

          隨著南京大屠殺調查的逐漸深入,哭墻未來還將繼續延長,它將永遠警醒國人,珍愛和平。


          动漫欧美偷拍日韩图区